三亚学院 University of Sanya
传媒与文化产业学院 Media And Cultural Industry Institue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教学  >  教学改革
【测试数据】【师生对话实录】李书福:走向社会,你准备好了吗?
  2021-06-19 22:15:17   管理员   179

31日下午4点,李书福董事长和师生相聚在书山馆,做了一场题为“走上社会,你准备好了吗?”的专题对话。在专题讲话中,李书福董事长用充满人生智慧和哲学的方式,从认知、选择、决策、执行这四步曲的往复循环谈起,鼓励同学们从容面对人生、面对世界、拥抱变化,希望同学们始终保持清醒、独立思考和好奇心,带着心中理想走向社会,开创光辉灿烂的明天。

 

讲话结束后,同学们在现场提问,李书福董事长作答,开展了一场妙趣横生的师生对话。


 zth.JPG

座谈会现场


陆丹(三亚学院校长,主持):非常感谢董事长刚才给我们上了一堂大课,从认知能力、选择能力、决策能力、执行能力循环往复给我们讲了一个思维方式,讲了非二元相对的关系,他人生的经历嘱咐我们同学要以恰当的思维方式和积极的行为态度能够更好地走向社会。刚才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们有一些同学有一些问题给您,希望您给他们解答。我们拿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现在年轻人都喜欢金融、互联网的专业,这些专业很火,它们对实业发展造成影响吗?

 

李书福:现在年轻人都喜欢金融,说明都喜欢钱,金融跟钱最近。喜欢互联网,互联网来钱快,所以大家喜欢互联网。年轻人喜欢金融和互联网是情有可原的,我是同意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世界在变,认知还需要提升。金融和互联网这两个专业,在过去的一段时间,确实存在着非常多的机会。但是从长久来讲,这两个领域,所需求的人才的数量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金融这个领域,需求的人才总量在减少的,金融是对人才素养能力要求很高。搞金融是非常难的行业和领域。我不知道同学们写的金融指什么?如果真正的金融这个行业来说是各个行业最高水平的人才,各种精英聚集在一起。搞金融的人通常是理工科的学生去搞金融。不是简单的像银行的交易员或者是简单的从事金融业务的,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我的理解是金融是非常难,国家培养金融方面的人才,在全球来讲,中国这方面的人才水平和欧美这些国家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互联网我也不知道这个同学提的是指什么互联网,互联网光讲电子商务,现在这种互联网当然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的,因为中国过去实体店的租金太贵了,国家对互联网商务政策倾斜很大,从事互联网交易,有税收相对优惠,那对实体店监管能力比较强,工商局和税务局知道怎么管实体店,对互联网监管水平还没有上来,不知道怎么监管,中国电子商务互联网机会很大,实体店很难。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国家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要遵纪守法,都要一视同仁,线上不能卖假的东西必须要卖真的东西,也要交税。所以以后类似电子商务的互联网不知道有多少机会。

 

我不知道这个提问具体指哪方面,如果你们这里提的这个互联网如果指基础技术这方面的互联网,而不是商业互联网,而是工业互联网,那就不一样了。工业互联网那需要的人才很多,工业互联网是真正创造价值的,提升产品的研发速度,提升产品质量保证能力,能够降低产品制造的成本,减少相互协同的摩擦,提升协同的效率。所以互联网是有各种各样的互联网。但是不管怎么说,金融和互联网的发展,对实体经济没有什么负面影响,对实体经济是正面的、协同帮助的,一个经济体要想构成有效竞争力,一定是各行各业都能够取得长足的发展,得能够形成竞争力,无论是金融、互联网、工业、实体经济还是第三产业,一二三产业各行各业都应该要协调发展,都能够走到世界前沿去,整个中国的经济体才更有好处,这是不矛盾的。

 

陆丹:好的。董事长,谢谢你的回答。今天到现场的除了毕业生的代表还有其他的代表。他们问到的问题是:初始的薪资更重要还是发展平台更重要?

 

李书福:你觉得年轻人找工作薪资重要还是发展平台更重要?你如果听取我的建议的话,刚才第一个问题是钱很重要,但不同的同学情况不一样,如果你确实要急于用钱,薪资高一点和平台大一点的发生矛盾的时候,你可以选择薪资稍微高一点的,如果不是急要用钱的话,我想也高不到哪里去,最多高一两千元一个月,这样下来一年是一两万元,我认为这个钱不多,当然也有可能同学们觉得这个钱很多,这个面对的情况不同,感受会不一样。我觉得平台更加重要。因为有了一个发展的平台,虽然拿的钱少一点,但是学的东西多,认知能力会得到提升,选择决策能力会得到提升,执行会得到提升,智慧会得到提升。但是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分析,比方说平台很好,但是不给你机会?平台给到什么样的岗位?给你什么样的发展通道这也很重要,这个都不一样,还得要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作出方向性的选择然后再做决策,定下来以后就得好好干,不能三心二意了。

 

陆丹:有一些同学说三亚学院办了16年,其中这个过程肯定是很艰辛,还听说您做决策把政府配给您的500亩的房地产用地变成了教育用地,这个问题您给我们解释一下,顺便说说办大学的初衷。

 

李书福:吉利办大学本意是为了发展吉利的汽车产业。因为二十几年前中国大学生分配比较简单,那个时候招大学生比较难,还有浙江台州没有大学汽车专业,也没有汽车方面的技师、技工和汽车方面的工程师、专家,这些都比较少。所以就下决心要办一所自己的大学,这一所大学主要是为了给吉利汽车工业培养汽车技工和汽车方面的工程师,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就发展成了北京吉利大学,后来到了这个地方有了三亚学院,这都不是吉利规划出来的,而是各方面的因素,导致了这么一个格局。到了这个地方以后,我就感觉到这个地方要搞大学很难很难,老师没有,这里是一个文化沙漠,十几年前老师很难找的,老师来这里也是旅游,很少有人愿意留下来当老师,16、17年前招生也是很难的,所以我想,要想在三亚把大学办好,一定要大规模的投入,大规模地发展,一定要形成规模优势,包括在校生的规模和师资的规模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实训和办学条件都要形成规模。这个过程当中确实非常艰辛,这个大学当初是省委书记让我搞的,这里当初要开拖拉机进来,要开一两个小时才能进来,尘土飞扬,没有现在这种路,我说这里交通太不方便,不能搞大学。后来我就提出一个要求,能不能弄一条路进来,如果有路以后相对比较近了(才能办大学)。至于刚才讲的500亩地,为什么把房地产开发的500亩地变成教育用地,就是刚才我说的原因,就是把规模要搞大,规模要搞大地不够了,这500亩地是吉利在这个地方的房地产开发用地,是很珍贵的。在三亚这个地方500亩地搞房地产那是不得了,但是为了学校扩大规模,我就去找三亚市委书记,书记说你要把房地产用地变成教育用地吗?是这个意思吗?人家都是要把教育用地变成房地产开发用地。他不相信,觉得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我说没有听错,你要相信,原因就是我们要把三亚学院发展得更好,让三亚学院能够长期的生存和发展起来,它需要一定的规模。三亚这个地方招老师很难,学生报名也不踊跃,可是省里面省委书记要求我把三亚学院搞起来,我说我听党话,跟党走,书记这么说了,我接了任务,我就要把三亚学院搞好。还有老师的用房,老师从内地过来没有房子也不安心,我们学校扩大规模还要土地,可是三亚没有那么多土地,因此我说,我就把政府已经批准的房地产开发用地要变成教育用地,你能不能同意?能不能支持一下?

 

书记说,人们都说要教育用地变成房地产开发用地,你要把房地产开发用地变成教育用地,行,就同意,然后这件事很快就办下来了。所以三亚学院有这么大规模是不容易的,当然这个学校本身是一个非营利的,最终学校也是属于地方的,属于三亚的。中午跟三亚市委书记见面,我说最终政府要承担责任,这个学校还是政府的,现在我们尽量把学校搞好,现在作为吉利来说,还有一些经济实力,会有一些利润,我们尽量支持这个学校发展起来,但是长远来讲,学校的发展是很不容易的。所以这个由来就是这样。

 

陆丹:董事长,刚才您提到办好汽车来支持学校,吉利的主业是造汽车,那么通过主业来支持办教育,民办教育有很多,咱们办的民办学校跟其他的民办学校有什么区别?

 

李书福:其他的民办学校我也没有好好研究,但是我觉得作为吉利支持三亚学院发展得更好是发自内心的。我们是竭尽全力的,没有私心的来支持推动三亚学院,三亚学院要上层次扩大规模,比如说三亚学院要把它变成三亚大学,要办研究生院以及持续扩大办学规模,这一点您应该有感觉,吉利是竭尽全力的。

 

陆丹:是的是的,感同身受。

 

李书福:那吉利的学校跟其他学校有什么不一样?我没有做对比的分析。还有一点,作为吉利非营利办学这个是实实在在是发自内心,从组织架构上就是这么安排的,吉利没有什么人在这个学校里面,也没有什么干扰你们各种的预决算,只要把学校搞好,吉利能够支持的尽量支持,就把它当作一个社会的资源帮助学校更好地发展。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吉利搞高等教育是非常纯粹的,没有任何私心杂念,只要学校好,我们心里就高兴。

 

陆丹:这一点作为校长我还是有一点同感,在同行当中,现在有700、800所民办学校,大家还是羡慕我们。我们一直在纯粹地办大学,找专业的人做认知、选择、决策、执行,作为16年的校长我来说我感觉很荣幸,按照专业的规则和方法我们是很幸福的。

下一个问题:现在的网络热词很高,不知道您是否关注“躺平”这个词?您能否给我们发表您的高见?

 

李书福:我只能简单地回答,“躺平”这个词这两天说得比较多,我认为这是一种现象。这个现象是不同的人不同的群体在社会不同的发展阶段所作出的不同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和描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所以躺平还是站立,我觉得大家可以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有想法有话要说,总比没有想法有话不说要好。所以,说出来“躺平”这两个字,也就反映了一些人的内心境界和内心世界的一种声音,所以大家可以有自己的思考,我想得不多。你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也只能这样回答。谢谢大家。

 

陆丹:我从这个回答里面得到一点启发,其实我也关心,反映了一批人一群人对于环境的一种思考,是内心世界的反应,是这个角度去分析挺有意思的。还有一个问题,在场的有B站音乐区UP主,与三亚学院芒果乐队有合作的,他问您自己也写了不少的歌曲,比如说《笑容依然灿烂》,希望有机会将来跟您合作。我们这一位同学提问,说如果您做up主的话,汽车、音乐、教育三个方向,您会怎么选择?

 

李书福:疫情期间在家里闲着写了《笑容依然灿烂》。我觉得汽车、音乐、教育这三个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喜爱的,你说我不喜欢汽车吗?肯定非常喜欢汽车,从小喜欢汽车,干汽车这么多年,我对汽车充满了情感,不能放弃。音乐也是一样的,我对音乐非常喜爱,人不能没有音乐,人离开了音乐,生命就失去了意义,所以音乐不能放弃。教育,我们虽然说,无心插柳柳成荫,不是我们一开始规划出来的教育事业的发展,但是客观上现在已经形成了吉利教育这样一个事业的群,我肯定非常喜爱这个教育,我们从事教育20年了,这20年来我对教育这个领域所投放的资源、心血、资本、投入都非常多的,我肯定不会放弃教育。这三个东西让我选,我一个都不能放弃,我都得选。

 

陆丹:有同学说吉利有很多的黑科技,比方说地轨卫星,无人驾驶、工业互联网,能不能给我们快节奏的梳理一下?

 

李书福:看来我回答问题语速太慢,我努力了。吉利布局很多领域,有这些黑科技,我们青年学生也很好奇,能不能畅想一下吉利可以让未来社会发生哪些变化?我们有梦想,吉利的管理层是非常有梦想的,我们希望为科技自由探索,我们的创新,心中的理想能够为社会带来进步,为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现在产业是跨界融合,科技自由探索,一定要通过跨界融合和自由探索产生新的产品,给用户带来新体验。比如说未来飞行汽车以及高空卫星组网,卫星组网今年已经开始了,汽车之间跟卫星的通讯以及汽车和地面之间的配套基础设施的联动,还有汽车和人之间的交流人机交互,所有的一切,把汽车从传统的载人、运货的功能,变成移动终端,智能终端,移动空间,智能空间,让消费者能够感受到未来的汽车与过去的汽车是完全不一样的。最起码在人机交互、人工智能、OTA的无线连接、地面的充电的智能实施的连接等等这些都将呈现革命性的变化,这方面吉利有非常巨大的投入和非常科学合理的布局。包括跟奔驰公司的技术协同,和沃尔沃的协同,在研发方面的基础模块的开发,基础架构的开发,基础理论的研究以及在供应链上的协同,人才培养和培训方面的协同,还有这些重点领域的研究,都有广泛领域的投入,时间关系,不能展开。方向性、概念性地讲,吉利和沃尔沃、奔驰、路特斯以及其他公司都在做一些实实在在地推进工作,都在做,几万人从事这方面的研发工作。

 

陆丹:前几天我们去参加产教融合大会,那个研究院是1.5万人,让我们的人都震撼了,理工学院的同学有很多人在那里实习,而且有很多人愿意留下来,那是科技城的概念,我相信我们的同学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科技发展的平台当中去。

下一个问题是:“大家都关心国家的大事,大国之间的竞争最后还是教育的竞争,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您认为中国民办教育的未来希望在哪里?”

 

李书福:这个问题提得很好,确实大国之间的竞争是教育的竞争,原来西方国家是欢迎中国留学生去学习、升造,但是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一样了,我可以说现在中美和中西方之间的学术交流几乎停滞了,学术是人类科技进步的发射器,学术上如果不能及时交流,很多科学发现就会陷入被动。作为中国来讲,如何来推动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在很多学术领域,在很多重大的科学发现上要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学术上如果没有成就,学术上如果不能引领这个世界,技术就是落后,一切的创造性技术,都是源自学术的形成、科学的发现,现在我们在做的很多东西都是一种技术创新,不是科学发现。现在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和美国以及和西方一些国家在学术交流这个领域,基本上已经中止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的大学如何能够崛起?如何形成自己的学术氛围、学术能力、科学发现、学术拓扑,重大的科学领域能够有重大的发现,这就是要靠教育、靠人才,靠我们的老师们,也靠我们的各位同学能够争气,能够有这方面的理想。作为企业来讲,我们在科学发现这个问题上,要想跟高校来比拼的话,还是有差距的,企业只是把重大科学发现如何通过企业的能力让它变成重大的产品,把学术和论文通过企业的努力把它变成产品。所以这一位同学提的这个问题是非常深刻的一个问题。大国之间最后的竞争还是教育的竞争,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并不是刚才大家提的不实实在在,但是这个是一个命根子,教育是一个命根子。

 

陆丹:也是我们的同感。从事教育现在任务越来越艰巨,使命越来越光荣。这里有一位同学提问:“吉利学院从北京迁到了成都,北京大学跟吉利学院在成都有了研究生的合作,我们三亚的两所学校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李书福:我觉得完全有这个机会。因为我跟北京大学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合同,合同里面有这个约定,三亚学院跟北京大学建立校企关系,北京大学要帮助三亚学院提升教学能力和教学水平,支持三亚学院更好地发展,我们是有合同的。

 

陆丹:时间关系,最后一个问题。听说您取了一个英文名叫Eric,有什么考虑?(对现场同学补充解释了一下:我们体系内部都叫他一个英文名,我自己也起了一个英文名字叫Devin,体系内叫我校长是“犯规”的。)

 

李书福:这个事情的话确实我是经过了思考。因为原来我在各方面的交往过程当中大家都叫董事长,或者叫书福李,在外国是没有这种称呼的,都是直呼其名,因为外国人到中国人都起了中国名,我们要平等交流,现在通过这样就更加平等、顺畅和相互尊重,起这个英文名是其中一个目的。第二个,现在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以及中国和西方之间的价值取向的一些挑战,中国的改革开放这个门越开越大,这样的一个战略也面临一些考验,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吉利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在全球有十几万员工,分布在世界各国,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有吉利的业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要体现出一种新发展格局的安排,要改一下名字体现一下吉利,以后这个门越开越大,也会越来越融入这个世界,通过我们的行动和中央的号召,要一起起来,和世界各国的朋友们和企业们,让大家感受到吉利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寻求大家的这种协同、合作、国际化,所以就取了一个英文名。

 

陆丹:这也解决了我心中的一个疑惑。谢谢大家!非常感谢我们董事长为我们分享他的人生宝贵经验。教我们大学生应该有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大国之间的竞争最后是教育的竞争。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Eric,谢谢大家!


上一篇: 【测试数据】海南自贸港法通过 自公布日起施行

下一篇: 【测试数据】“走向社会,你准备好了吗?”三亚学院毕业师生座谈会成功举办